当前位置:广州真给利贸易有限公司健康 失智症的早期症状有这12个!痊愈者描述自己逐渐失智的情形
失智症的早期症状有这12个!痊愈者描述自己逐渐失智的情形
2022-09-22

假若你曾罹患阿兹海默症,后来治好了,你会怎麽形容当初陷入失智症的感觉?如果要说得正面一点,恢复心智能力的感觉如何?由于已有许多人透过ReCODE疗程恢复了正常,我们终于可以得到这些问题的相关答案。这并不是说每个人的早期症状都相同,也不是说每个病人都是按照相同的步骤康复,但是,每个人的经验都有我们值得学习的地方。 逐渐失智的可怕情形 例如说,刚满40岁的艾莉诺就陷入了阿兹海默症的黑洞。她的父亲已经是阿兹海默症晚期,艾莉诺开始惊觉自己有和父亲几年前一样的症状: 脸盲(按,即脸孔辨识难症,失认症)。 艾莉诺注意到自己的第一个改变,就是对于识别和记住他人的脸感到吃力,这就是所谓的脸盲症。这个状况在她40岁的时候突然出现,而且很明显。她告诉我:“一开始我没有把这个问题和早期失智症联想在一起,我以为只是太累了,或某种学习障碍(虽然我不记得年轻时有这个问题),我父亲也有这个问题。” 精神清淅度降低(特别是在下午)。 “我觉得精神上越来越‘疲劳’,下午三、四点之后更明显。我以为是我累了。光是教小孩写作业,就让我觉得好累好累,很象以前读大学和研究所时长时间考试或读书之后的疲累,只不过现在的情况是下午三点钟,没用到脑力,也一样疲倦。 另外,阅读也越来越困难,特别是在下午,而且记不住读过的内容,有时甚至只是一两页的内容都记不住。此外,开会有时候觉得‘出神’,几乎没怎麽参与讨论,特别是开到晚上的会议。我也注意到,我经常会在小组讨论中不发一语,尤其是主题较复杂或具有争议性的时候。 我常常觉得我没有什麽需要补充的东西(我根本脑袋空空),或者我的发言不重要,因为我完全没有跟上讨论的节奏。在会议上或谈话中,当我真的要发言时,我经常得先在脑中规划好我要讲的内容(感觉象是苦工似的),想了一遍又一遍,然后才说出来,只是为了确保我不要说错话,或者不要忘记我想说的话。这不是我以前思考和说话的方式。” 对阅读兴趣降低,无法跟上或进行复杂的对话,无法跟上复杂的电影情节。 艾莉诺说:“与人谈话让我疲惫万分,谈话进入一些我不熟悉的领域时,不知道为什麽,我只想闭上眼睛。” 记忆力降低,无法记住读过或听到的内容。 她说:“每当我想要记住一些事情,不管是在超市里要买什麽东西,或是我的孩子要吃什麽样的寿司,都感到很累。”她刚开始实施ReCODE疗法的那一年,艾莉诺告诉我,她需要阅读的材料“内容好难喔,我都回想不起来;我也记不住其他读过的东西,比如小说和杂志。我曾经热爱阅读,现在一点乐趣也没有。” 字汇量减少。 艾莉诺努力寻找合适的用字,使用的词汇越来越简单。“我本想说某人是‘蛮横好斗’,但说出来的是‘很积极’;我本想说某人‘在某件事上坚持不懈’,结果说出来的是‘他一直一直想某件事’。我本想说某人‘长袖善舞’,结果说出来的是‘他很会社交’。 我在谈话时也会一直想要用什麽字,我可能会说到一半停下来,苦思正确的词汇。我通常会想出一个还过得去的词,要不然找个迂回的方式来形容。例如,我会说某人‘一步一步的处理事情’,因为我想不出‘做事很有条理’这个词。 真的好困扰,而且真的耗费很多心力,可是旁人都注意不到。接受ReCODE疗法後约五至六个月,我和人们交谈时,突然发现自己能够自然地说出长年没用的词汇,这让我大吃一惊,因为我甚至忘记了这些字词的存在。” 字汇混肴。 “我本来就常常搞混小孩的名字,但就在我预约接受ReCODE疗法之前不久,开始发生一个现象,那就是我竟然使用完全错误的词语。例如我开车带孩子去学校的时候,我自信地对着收费站管理员大喊‘视频会议’,而不是‘我们有共乘优惠’。又有一次,我在院子里把我的狗叫成了‘辣椒!’(我正在做晚餐),但她的名字是朱诺。” 做事速度变慢。 她的思考速度缓慢了,感觉模糊了,在工作会议上特别明显;不单如此,她打字的速度也慢下来了,仿佛大脑的消息要花好长时间才传递至手指。 对驾驶和找路感到越发焦虑。 道路上有很多东西需要驾驶员看见後立刻反应,举凡其他车辆的相对位置和动作、交通信号、行人的移动等,都使艾莉诺感到极大的压力,让她觉得她几乎无法开车。 难以记住待办事项和约会;经常被一些该做完的事情压得“喘不过气”。 艾莉诺说她一直忘记与人有约,并且对于无法掌握自己生活步调感到焦虑和紧张。她说:“我用谷歌日历,到处设置提醒,还是一直忘记事情。我年轻的时候对自己的记忆很有信心,从来没有错过任何约定,甚至电话号码都能拨一次就记住。” 睡眠中断。 “我很容易醒来,而且一旦醒来就很难再睡着,有时想要入睡得花上好几个小时,而且每晚还醒来很多次。” 咖啡因再也无法提神。 艾莉诺过去精通中文和俄文,现在要说这些外语,非常吃力。 就象艾莉诺的情况那样,这样的症状通常需要很多年,甚至是10年或20年的时间,才会严重到足以诊断出阿兹海默症。 慢慢康复的喜悦 这些症状出现9年后,也就是艾莉诺49岁那年,她检测了自己是否遗传到阿兹海默症的风险因子(ApoE4基因),结果为阳性。她也接受了神经心理测试,结果显示为异常,这与她的症状一致。换句话说,艾莉诺不是“瞬间失忆”,她的大脑已经逐渐无法正常运作。除了她描述的那些各自独立的症状之外,艾莉诺在这个悲惨的过程中,感受到底是什麽? 她现在已经恢复了思考、记忆的能力,脑部也能正常运作,所以她的情况非常有意义:她就象个探险家,冒险深入一个可怕的地方,没几个人能生还⋯⋯但她回来了,能够告诉我们那是什麽样的境地。艾莉诺是这样描述的: 我想清楚地描述被困在早期认知衰退的“迷雾”中是什麽感觉——因为我亲身经历过,所以有特别的看法。有点象是你带着耳机,同时尝试跟隔壁的人说话:听不太清楚,旁人好象离你很远。 同样的状况,在恢复之前,我感觉大脑被一层薄纱复盖住,让我很难与他人来往,很难轻松进行一般的对话。在工作会议上,有时想要整理自己的意见并表达出来(而且没有忘记自己要说什麽),感觉好费力。就好象那层“薄纱”是个障壁,我必须穿透它才能取出我的思维。对话已不再象我年轻时那样轻松,尤其是繁杂的议题。 艾莉诺在2015年初展开ReCODE疗法,在6个月内就发觉自己的认知有明显改善。开始九个月後,她进行了神经心理测试,结果证明情况有所改善:她觉得自己恢复了正常,而这并不是她的想象或一厢情愿的感觉。这是真的,有明确的数据,而且是客观量测的结果。在神经心理测试之前一个月,也就是2015年10月,艾莉诺这麽描述她恢复正常的感觉: 我感觉自己已经醒过来了。我觉得八月份有点改进,到了九月份,我清楚感受到“迷雾”消失了,而且能确定认知功能的具体进步。我重新拾回人生,所以我写这封信感谢您,和您分享我所经历、所学到的东西,希望也对您的研究有所帮助。 艾莉诺看到自己的这些变化,让她深刻地了解她父亲曾经历的一切,以及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。她本来把许多事情归咎于“疲劳”或“年龄”,但现在才知道,原因根本不是这样。

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,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。